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八章 情可动天

时间:2018-09-15
怀中的玉人发出了一声细细的呻吟,叶天龙才骇然鬆了他的双手。不过他还是将柳琴儿揽在自己的怀中。他已经打定王意,不管如何也不再放手,只有将这美好的胴体抱在怀中,他才有一种真实的触感,才知道眼前的并不是一场梦。
  「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情……」
  听到叶天龙惶恐的声音,柳琴儿回了他一个娇媚的眼波,娇嗔道:「你把人家抱得太紧了,腰都要被你搂断啦。」
  望着眼前笑靥如花,轻嗔柔语的美女,叶天龙哪里还说得出什么话来,平时的机灵和口才全部飞到九霄云外,他只有望着她傻笑的份。
  「傻瓜!」柳琴儿忍不住嗔笑了一声,才让叶天龙的脑筋稍稍活动起来。他将柳琴儿拥在怀中,在她的耳边喃喃地说道:「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太好了……」
  兴奋而无伦次的话语,让柳琴儿感到叶天龙对她的情意,她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酸楚的味道,这一段时间来的所有情绪顿时化作了奔涌而出的泪水,她将自己的螓首埋在叶天龙的怀中,喃喃地诉说她的思念,她的心情。
  心中的狂喜稍稍平复一些,叶天龙才将柳琴儿轻轻抱起,行到花棚边的凉椅上坐了下来,心满意足的让柳琴儿坐在自己的怀中,听她细细诉说这段时间的分离。
  那天在青峰山,柳琴儿消失得无影无蹤,其实是化光遁去,她是被圣魔神剑带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空间中。在这个由创世神所设立的地方,圣魔神剑上的庞大力量和它本身所带的知识全部涌入她的身体,她的头脑之中。
  而她随后便化身为这把平淡无奇的剑鞘,她的精神力通过剑鞘可以看到身边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人站在舞台外,看着舞台上面的人演出一幕幕戏剧;又像是在做梦一般,梦里的一切都可以看得十分清楚,但就是不能参与其中。
  同时,柳琴儿也在这一段时间里,消化神剑所带的知识,学会如何利用神剑的力量来使自己重新回到叶天龙的身边。
  说到这里,柳琴儿轻轻依偎在叶天龙的胸膛,仰起秀美的脸庞,吐气如兰,柔声嗔道:「知道吗?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可你就是不把我救出来……」
  叶天龙发急道:「我不知道怎么做啊!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天天都在思念吗?你为什么一直不出来告诉我怎么做呢?……」
  「知道,你为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柳琴儿伸出一只莹白的玉手挡住了叶天龙的嘴巴,含笑说道:「化身为剑鞘的这些日子,我无时无刻不是在用我的心灵呼唤你,从来没有和你中断过联繫,只是你的心灵有时被太多的东西所遮蔽,感应不到我的呼唤。」
  听到这样的话,叶天龙不禁感到一阵汗颜,他只有用满含歉意的眼神望着怀里的柳琴儿,道:「对不起,我知道很多时候,我让你伤心……」
  「不,我很高兴你这么快就解开了神剑之印,让我能够重新回到你的身边。」柳琴儿温柔地说道:「如果你的心灵没有充满无私的爱意,就不会和圣魔神剑发生呼应,也就无法打开这把剑鞘上的封印,我也就无法恢复……」
  「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叶天龙连忙打断柳琴儿的话:「你现在不会再离开我身边了吧?」
  「这个……」柳琴儿沉吟了一声,俏脸上显出迟疑的样子,叶天龙的心顿时猛跳了数下。
  看到叶天龙惴惴不安的样子,柳琴儿忍不住娇笑起来:「不会了,既然已经把神剑上的封印打开,我就不可能再被它带走了。」叶天龙顿时大大地鬆了一口气。
  但紧张的神情还没有在叶天龙的脸上完全消失,柳琴儿却又拉长了声音道:「不过呢,有一点……」
  「什么!?」叶天龙一下子又把心提起来,紧张地盯着柳琴儿。
  「如果你对我不好,或者欺负我的话,我一伤心生气,还足会变回剑鞘的哦!」柳琴儿的明眸中闪过俏皮的眼神,笑嘻嘻地说道。
  「吓死我了!」叶天龙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连忙一本正经地说道:「幸亏我是一个不会欺负女人的好男人,一定下会让你伤心生气的。」
  「你是一个不会欺负女人的好男人!?」
  看着叶天龙睁着眼睛胡说八道,柳琴儿伏在他的怀中笑得花枝乱颤:「从遇到你的那一天开始,我一直被你欺负,还说自己是个好男人?」
  「可那是让你体会到快乐啊!」叶天龙不由得乾笑了两声。
  柳琴儿不禁抬起头来横了他一眼,拿起了拳头敲在他的胸口,道:「不过想想真气人啊!我为什么捨不得离开你这个专门欺负人家的坏家伙呢?」叶天龙心中大
  乐,急忙将柳琴儿拥在怀中,好生怜惜了一番。
  「可怜我们那个没有出世的孩子啊……」默默享受了一会儿叶天龙的温柔,柳琴儿突然幽幽地说道。
  「不要想太多了,只要你没有事情,就是我最大的快乐了!」叶天龙在柳琴儿的耳边喃喃地说道:「孩子,我们以后还是会有的。」
  「都是为了神剑的缘故……」柳琴儿有些伤感地歎道。说到这里,她突然奇怪地问道:「对了,天龙,你奸像一直没有问我有关神剑的事情啊?」
  「看到你出现,我都已经快乐得忘记了一切啦!」叶天龙望着柳琴儿,深情地说道:「有了你,我就很心满意足了。」
  柳琴儿紧紧抱了他一下,表示心中的感动,然后微笑道:「现在神剑就在我的身上,这把神剑现在归我们所有了,你高兴吗?」
  「哪里啊?」叶天龙呆了一下,柳琴儿出现的时候她是一丝不挂的,根本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得下一把剑。他不禁将柳琴儿的娇躯又仔仔细细看一遍。
  「傻瓜,神剑在我的身体里面啊!」柳琴儿看到叶天龙迷惑的眼神,便柔声解释道。
  「在你身体里面?」叶天龙更加傻眼了,一根指头点在柳琴儿娇美如花的酥胸,「难道那把鬼剑藏在这里?这里?」说着,他的指头顺着美好的曲线往下移动。
  柳琴儿伸出拍了一下叶天龙的手背,将他的手指打掉,娇声道:「不要乱点,弄得人家好痒啊!」
  看到叶天龙还是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柳琴儿轻轻歎息了一声,正色说道:「我现在其实就是圣魔神剑的剑鞘,也是它的护剑之灵,如果要使用这把神剑,就从我的身体里面将它召唤出来。」
  原来柳琴儿的身体之所以能够被圣魔神剑选中,就在于当时她的体内所孕育的胎儿具有九炎天脉的精血。作为创世神的神器,圣魔神剑是和创世之神联成为一体的,当时在青峰山,圣魔神剑就是感应到魔法阵中有九炎天脉的存在,它才会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而华柔拿到圣魔神剑后,居然拿柳琴儿来试剑,这一下,圣魔神剑接触到柳琴儿身上那股九炎天脉的精血,受到天脉精血的吸引,圣魔神剑马上就让自己溶入柳琴儿的身体。
  正是因为得到圣魔神剑上的力量,柳琴儿才会那样轻鬆地击败当时在场的那些高手,毕竟这是圣魔神剑千年蛰伏后的一次爆发,其力量足以毁天灭地。
  但柳琴儿她并不是九炎天脉的真正主人,故此她也不能真正完全得到圣魔神剑上的全部力量,加上圣魔神剑又已经将她那一点九炎天脉的精血完全融合掉,这样一来,使得神剑的威力减少不小,神剑也无法脱离柳琴儿的身躯,再去找它真正的主人。而且柳琴儿失去了身上那一点九炎天脉的精血,她也无法真正使用这把神剑。
  这样种种微妙的变化,使得柳琴儿成为圣魔神剑的剑鞘,而她的再次出现则是需要具有九炎天脉的人用充满无私爱意的心灵来呼唤。
  其中的原委十分複杂,柳琴儿也只能是大概地知道一些,所以,她能够告诉叶天龙的也只有她知道的一部分而已。
  「如果你呼唤出圣魔神剑,我就会变成附在神剑上的剑灵,不,应该说,我的精神和身体组成了圣魔神剑的一部分,不……」柳琴儿到说到后来,她自己也有些说不明白了。
  叶天龙不禁问道:「那就是说,我要用圣魔神剑的时候,你的身体就会消失?」
  「对,就是这样的。」柳琴儿点点头:「因为圣魔神剑的使用,需要消耗我的生命力和精神力,毕竟它现在并不是完全的一把神剑。」
  叶天龙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他抓了抓自己的头皮,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连忙出声问道:「这样说来,每一次使用这把圣魔神剑的话,就要用掉你的一部分生命力和精神力了吗?」
  「我想是这样的。」柳琴儿沉思了一下,道:「可能是圣魔神剑所吸收的那一点九炎天脉的精血根本无法完全发动它自身的力量,如果和它融合的是完整的九炎天脉,就可以提供给它发挥的能量。所以,现在要发挥出圣魔神剑的力量,就需要我付出生命力和精神力。」
  「这把鬼的神剑还真是麻烦啊!」叶天龙忍不住大发感慨:「吞掉了你我的孩子不说,还要消耗你的生命力和精神力。」
  听到叶天龙这样的话,柳琴儿又陷入深深的伤感之中,毕竟那还没有出世就消失的孩子也是她身上的一块肉,是她和叶天龙两个人爱的结晶。
  感到气氛一下子又沉闷起来,叶天龙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变得这么笨,又挑起了柳琴儿心中的伤感。
  眼珠一转,十分了解琴儿脾气的叶天龙心中马上有了个主意。
  「咦,好奇怪啊!你这里怎么变得不一样了?」被叶天龙大惊小怪的样子吓了一跳,柳琴儿连忙顺着叶天龙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看之下,不禁飞红了俏睑。原来,这个家伙指的是自己胸前雪白柔滑的玉女峰。
  「有什么不一样的?」柳琴儿忍不住娇嗔道:「难道你看花眼了?」
  「不是,不是。」叶天龙一本正经地说道:「现在大了下少,变得比以前丰满多了。」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比划着。
  柳琴儿娇羞不已,急急说道:「你怎么可能记得这么清楚呢?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些日子,你又多了不少的女人,早就忘记了我这里是怎么样的。」
  叶天龙呵呵一笑,凑到柳琴儿的小耳边,低声道:「你身上的每一处都印在我的脑海中,这里的大小更是被我的双手量过无数次,我怎么可能忘记呢?」说着,他的手又滑到柳琴儿的纤腰下。
  「还有啊!你这个地方的肌肤也变得更加娇嫩腻滑,连色泽也变得透粉……」
  一阵久违的酥软感觉从下面涌上来,柳琴儿不用低头看,就知道叶天龙手指的地方是哪里,她不禁大发娇嗔:「你这个色鬼,就知道看人家的这些地方!」
  「因为我想检查一下,你是不是有什么变化啊?」叶天龙低笑着:「到底是不是我以前那个亲亲老婆回来了?」
  柳琴儿顿时白了他一眼,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那你是不是还要仔细检查一下那里面呢?」
  「是啊!这个是一定要的!」叶天龙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不说,我还真把这给忘记了呢!」
  「你这个大色鬼!」柳琴儿不禁大嗔道:「才一见到人家都想欺负人家……」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檀口已经被叶天龙的大嘴封个结结实实。叶天龙一边用舌头在她的檀口中搅动,一边用空出来的手在她娇美无比的娇躯上游走,上探迷人的峰峦,下试娇嫩的玉溪。上下其手,不消片刻,柳琴儿便已是情动如火,从秀美的琼鼻中流出了诱人之极的娇吟。
  当叶天龙的嘴巴离开娇艳如花的樱唇,柳琴儿的玉靥已是桃花点点,迷人之极。
  「现在让我好好看一下,到底有哪些地方发生变化了。」叶天龙在柳琴儿的小耳边喃喃地低语一声,然后开始往下移动。
  「啊!……」柳琴儿激情地呻吟了一声,分别这么久,她的身体还是十分熟悉叶天龙的调情手法。当感觉到酥胸前一热,她便知道叶天龙下一步要做什么,那种期待让她情不自禁地呻吟出来。
  莹白如雪的肌肤上,那胭红的两点傲然挺立着,并随着叶天龙游走的嘴巴微微颤动着,似乎是在召唤叶天龙前来品嚐它的娇嫩和美好。
  张开嘴巴将娇嫩的花蕾含进口中,一股芳香从他的舌头一直传到他的心底。他先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用舌头去舔,用牙齿去磨,偶尔噙住越来越坚挺的嫩蕾往上提拉。每当这个时候,柳琴儿就会发出细细的尖叫声。
  叶天龙的手滑过柳琴儿那如丝般的肌肤,在平坦结实的小腹下,触到的是柔软而蓬鬆的萋萋芳草。柳琴儿的娇躯忍不住颤抖起来,连她自己也分不出这到底是由于期待还是兴奋的关係。
  叶天龙的手指準确无误地落在柳琴儿最敏感的突起上,剎那间,柳琴儿的整个娇躯猛的一震,全身都好像变得僵硬。
  「你的反应好激烈啊!」叶天龙从柳琴儿娇美的酥胸上抬起头来,满眼含笑地望着柳琴儿,低低地说道。
  柳琴儿的娇颜红润,娇羞不已:「你好坏啊!故意挑拨人家!明明知道人家已经这么久……这么久……都没有……」
  看到柳琴儿的小嘴微微张开,那种红艳艳的诱惑力让叶天龙忍不住把自己的嘴巴移动过来,柳琴儿那柔软的舌很快就细细的缠绕着他的舌头。
  手指的动作由舒缓变的激烈,极富技巧地逗弄着柳琴儿玉门的上方和两侧丰美娇嫩的羞唇,让她的纤腰随着自己的手指跳着诱人的舞蹈。点点春露汇成了滴滴的玉液,现在柳琴儿的大腿也开始不住扭动张合,洩漏出她内心的火焰和渴望。
  「啊!……」叶天龙的嘴唇一离开柳琴儿的檀口,娇羞的呻吟立刻响起。
  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越来越濡湿,叶天龙便将柳琴儿整个娇躯抱在怀中,让自己的坚硬準确地抵在丰隆腻滑的羞部上,从玉门涌出的春水很快湿润了在下方慢慢磨
  动的巨大。
  柳琴儿不住地摇头,秀髮在他的眼前飞舞,一双秀美浑圆诱人的玉腿紧紧盘在叶天龙的腰间,恨不得一下子把他吞没。但叶天龙却牢牢地握住她纤细有力的小蛮腰,就是不让她的心意得逞。
  「你好坏,好坏啊!……」柳琴儿忍不住挥舞自己的粉拳,在叶天龙的胸口不住地敲打着,一双美眸早巳被满溢的秋水迷濛,亮汪汪的,夺人心志。
  看着眼前那丰耸圆挺的玉峰上下跌蕩,左右晃动,两点嫣红更是在眼前划出道道迷人的风光,叶天龙的眼睛都快要射出火焰来了。
  终于在柳琴儿大声的呻吟声中,叶天龙缓缓深入,巨大的充实感从柳琴儿的下面一直冲击到她的顶门处。快要到达终点的时候,叶天龙猛然间一个加速,强烈的冲击一下子把柳琴儿的情火推到了顶点。
  「呜!……」一声娇吟,柳琴儿紧紧抱住叶天龙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肩头,剧烈的娇喘起来,一股液体从她幽深的秘处喷涌而出。
  「现在才真正开始呢!」叶天龙等柳琴儿的娇喘稍稍平息,在她的耳边宣布道。
  随之而来的是强而有力的冲击,一次又一次,快美的感觉就像是决堤的洪水,彻底淹没了柳琴儿的身心。她只有放纵狂猛的扭摇夹吸,恍若狂涛骇浪中的小舟。
  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接踵而至,把柳琴儿的一颗心不住地往上推,一直推到云端,在空中飘蕩。
  湿润温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叶天龙感觉到那滑腻的洞壁不断的蠕裹夹吮,力道越来越大,他开始了更加猛烈快速的冲击,酥麻之感也越来越强烈。
  巨大的充实感填满了整个泥泞的花径,让柳琴儿已经完全迷失在快美的巅峰。
  许久,许久,几乎是同时发出呻吟,柳琴儿的整个娇躯挂在叶天龙的身上,无力的喘息着,瘫软下来。叶天龙则是双手紧紧搂住吊挂在自己身躯上,几乎进入昏眩境地的柳琴儿,享受着其中的激狂美妙滋味。
  云收雨散,柳琴儿是神魂飘飞,如临太虚幻境之中,迷茫得如癡如醉,在叶天龙的怀中满足的娇喘着,尽情享受这一刻的温馨和柔情。
  当叶天龙和柳琴儿携手出现在于凤舞她们的面前,她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站在她们面前的柳琴儿除了她们熟悉的俏丽娇媚外,还带着一种难以言传的圣洁容光,让人不由自主生出崇敬之心。
  「你从哪里找来的,居然和琴姐生得一模一样,简直就像是双胞胎一般。」晨月忍不住问叶天龙道。叶天龙和柳琴儿相视而笑。
  柳琴儿声若银铃,笑靥如花:「是我啊!我就是柳琴儿啊!」
  看到众女怀疑的眼神,叶天龙不禁笑了一笑,开始将柳琴儿和圣魔神剑的事情细细道来。
  听完叶天龙的解说,连于凤舞也不禁喜极而泣,她紧紧抱住柳琴儿,口中喃喃地说道:「太好啦!太好啦!……」众女也围绕着她们,又笑又说,但说些什么,却连她们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想表达出心中的狂喜。
  一阵狂喜的发洩,众女的情绪稍稍平复下来,晨月突然感歎道:「真可惜啊!如果孩子能够保住的话,那就太完美了!」
  柳琴儿不禁苦笑了一声,道:「毕竟它是创世神所有的神器,也是天地之间第一把神器,发生在它的身上总应该是一些奇怪的事情吧!」
  叶天龙连忙岔开话题,上前搂住柳琴儿的纤腰,道:「没有关係,今后我们一起努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面,让琴儿再一次蓝田种玉!」
  「好没羞啊!」柳琴儿忍不住娇嗔道,众女顿时发出—阵娇笑。每一个人的脸上都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看在叶天龙的眼里,反而更加的美丽动人。
  为了不引起外界的轰动,柳琴儿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对外宣传,而且众女还商议出了一个统一的说法,对外介绍的时候,就说由于叶天龙太思念柳琴儿的缘故,他找来了一个和柳琴儿几乎完全一样的美女。
  「我们不能让别人知道神剑在我们的手中,不然的话,我们就会变成大陆上头号的公敌!」于凤舞最后说道:「所有的人都想拥有这把天命的神剑,可他们没有想过,如果没有和它相称的实力,得到神剑就是死路一条。」
  叶天龙点点头,如果神剑的消息漏出去,不要说别的危害,单单是每一天找上来的人就够他头疼的。要是说让他把神剑交给皇帝,以消去他身上的巨额债务,叶天龙也是绝对不干的,因为现在神剑就在柳琴儿的身体里,可以说和柳琴儿的生命是息息相关的,难道要他把柳琴儿也交给安德列三世吗?